交通、能源、移动互联+大会 暨 商务部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展(NEV EXPO ASIA 2019)

国家级平台、市场化运作

时间:2019年12月12-14日     地点:国家会展中心(上海)

国家级平台、市场化运作

时间:2019年12月12-14日
地点:国家会展中心(上海)

你的位置 : 新闻中心>行业新闻

一辆纯电动轻卡引发的狗血连续剧?

2019-11-08


---转自电车资源


今年北京提前降温,在朝阳群众就“是否提前供暖”争论不休时,新能源物流车市场已经冰冻很久。


受补贴下降等因素影响,今年新能源物流车遭遇寒流。除了受政策刺激较大的1月和6月,其余月份销量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。下半年以来,销量已经连续几个月下滑,9月最新销售数据显示,包括物流车、环卫车、工程车等车型在内,新能源专用车总销量只有1466辆。
市场哀鸿遍野,新进场的车企最惨。
本以为补贴将尽,市场泡沫会有所减少,结果入场才发现:库存车将几大主力市场堵得水泄不通,旧车凭借低价优势横行,新车根本难以上场。
沃特玛影响还在发酵,狗血剧情早在几年前就埋下伏笔。
而且隐约中,有演变成连续剧的趋势。


春天的故事

进入2017年的前2天,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都很忙。

四部委赶在节前发布补贴政策调整通知:从2017年起,补贴采取逐年退坡机制, 直至2020年完全退出。越往后面,补贴越少!这个消息犹如一颗重磅炸弹,将所有人轰得外焦里嫩。
为了拿到最高补贴,车企和运营商们来不及过元旦,急忙拟定合作协议,匆匆走上签约台。

车辆采购大单消息频频传来。前一天,陕西通家刚与国泰蓝天签订首批5000辆供货订单;次日,郑州比克就与中航之星签订3000辆战略合作协议......

1.jpg

在企业“签约”模式下,2017年新能源专用车(绝大部分是物流车)销量直线上升至15万,并在前后3年间达到30万保有量。


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新能源物流车市场起步没几年,就迎来产业的“春天”。


沃特玛爆雷

在众多销售“明星”中,沃特玛是绝对的C位。

其发展速度处于行业领先。2015年市场刚刚起步时,很多企业还没有启动研发,沃特玛就一口气在深圳上了近5000辆轻卡;2016年冬天,部分企业电池还没通过低温测试,沃特玛已经在呼和浩特为京东送货,为菜农配送;到2017年市场高峰,沃特玛进入飞速发展阶段。
其市场规模位于行业冠售。据行业数据,2017年沃特玛斩获多个上亿订单,其中3月和5月两个月的动力电池订单总金额达103.1亿。新沃运力(运营沃特玛车辆)官方数据披露,在这一年内,进入全国83个城市,推广新能源物流车2万余台。
其发起成立的产业创新联盟囊括电池、电机、电控等产业链多个环节,多家上市公司同盟而行,几乎撬动新能源物流车产业半壁江山。

2.jpg

然而,这些都已经成为往事。

2017年3月,四部委联合会签《关于开展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补贴资金清算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,“非个人用户购买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,需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三万公里(作业类专用车除外),不达标的新能源汽车应在达标之后申请补贴。”
沃特玛通过联合产业上下游资源,打造一个从车辆制造到运用的闭环,原本在丰厚的补贴保障下,这个运营机器可以正常运转。但是“3万公里政策”的实施,大大延长沃特玛运营环节的回款速度,从而由下往上导致整个链条资金断裂。
沃特玛债务危机爆发。


时至今日,沃特玛及背后的上市公司仍然挣扎在生死边缘,巨额的债务,使得其新能源物流车运营事业回天乏术,大量的车被闲置,被低价倒卖,成为行业的一块“牛皮廯”,也成为后来者的碍脚石。


轻卡困局

2018年下半年,沃特玛事件已经盖棺定论。随着补贴退坡,一些小企业和一些“淘金”企业相继退场,市场泡沫逐渐减少,一些传统轻卡品牌开始入场。

8月3日,开瑞首款纯电动轻卡大象EV上市,厢货版补贴后16.78万;12月7日,上汽跃进首款纯电动轻卡EC100上市,售价15.8万。此外,江铃推出了首款纯电动轻卡凯锐EV、庆铃推出了EV100、江淮推出了帅铃i5......
虽然从今年的市场价格来看,这些车已经价格已经很优惠了,但是大部分企业市场成绩并不理想。只有江铃抢占先机,获得数千销量,进入新能源轻卡销量排行榜前三;上汽跃进和庆铃的销量都只有数百台,有些企业只能以个位数计算。

这样的市场局面不难理解。目前新能源物流车真正打开市场的只有深圳、成都等几个城市,市场空间有限。


3.jpg


但是在2018年以前,纯电动轻卡保有量已经超过10万辆,这些旧车把有限的市场堵得水泄不通,新车很难挤进去。

以深圳市场为例,在过去几年深圳是新能源物流车的第一主力,相当一部分新能源轻卡都上牌在深圳,其中沃特玛就有不少。有某品牌的销售上门拜访深圳的老客户,推销新能源车。老客户笑而不语掏出手机微信:沃特玛2017款4米2厢货,9成新,里程少,3万包过户。
对此,还能怎么办?


只能微笑着干了这杯苦水。坐等库存车退场。


大佬的尴尬

早几年的野蛮生长,不止带来库存车问题。时至今日,有些负面影响还在二次发酵。

今年补贴将尽,市场压力进一步增大,就在江铃、庆铃等油车轻卡大佬想要更进一步时,市场出现了一批东风特汽的轻卡。
这批车搭载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,开价只要8万多(大客户价),瞬间搅黄了很多企业的意向订单。
狗血之处在于,这批车与沃特玛有一定渊源。
沃特玛债务危机波及合作企业,作为其反向定制合作最大的车企,东风特汽首当其冲,后面遭遇的危机不必赘述。
戏剧性的是,东风特汽在高速发展新能源物流车时,曾向宁德时代采购了一批动力电池。沃特玛东窗事发后,这批车生产计划被搁浅,但电池已经生产,无法用在其他地方。后来特汽用底盘抵债,宁德时代只能低价处理了这批电池,匆匆装车入市。
补贴高时,江铃、庆铃等企业是没有进场捞金的;补贴将尽入场,却还要面临库存车和低价车问题。面对这样的局面,不知道各家董事长会不会一口吐沫啐李瑶脸上?
“你小子在前面造孽,别人在后面给你擦屁股”。

新旧之争

不只是轻卡,库存车及低价车问题困扰整个行业。

前段时间,某运营商甩卖重庆瑞驰的纯电动微面EK05和微卡EK05A旧车,在原来价格相对较低的基础上,再优惠1.XX万起。


瑞驰只是旧车退役,有些运营商却在甩卖全新车:“2017年东风俊风SK10 ,小物流面包,零公里新车,续航260公里,90多台,特价3.XX万出”“2017年东风俊风EM10,零公里,营运性质、非营运性质,蓝绿牌都有,4.XX万出”“电牛2号物流车提档过户,2018年车,一手特价4.X万,包运费发全国”......


4.jpg

李瑶的预言

面对堆积的库存车和市场残局,可能有人会忍不住唾骂“沃特玛们”。

但是李瑶可能也会忍不住委屈:在行业发展之初,沃特玛也做过一定贡献的,在用户基础薄弱,充电设施不全的情况下,是沃特玛敲开了很多客户的大门,是沃特玛率先用了移动补电车。

而且,虽然沃特玛推广了几万辆车,但是于整个潜力市场而言,不过九牛一毛。可以说,沃特玛对产业联盟和客户造成了影响,但是说危害了整个产业,这个锅太大,我们不背!


5.jpg

▲在一次致敬新能源物流车推广先锋的活动中,有人开始怀念沃特玛。

而且在2018年年初,沃特玛还没有出现危机,行业还在为新能源物流车市场成绩欢呼时,李瑶就曾给行业提过醒:市场没有大家想象的乐观。
李瑶在某行业年会上当众表示,市场还没有真正逼出来,目前的市场成绩是靠运营做起来的,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乐观。


他甚至预言,2018、2019年不会再有3-5倍的增长,提醒行业推广速度要减慢,要理智控制产能。


剧情待续.......

正如李瑶所言,当前新能源物流车市场困局在于:一方面第一波相对容易开发的市场空间耗尽;另一方面还没有真正激发用户购买欲望,更大更多的市场还没有打开。

正如电车资源重庆峰会上某嘉宾所言,低价车对市场的扰乱只是阶段性问题,随着时间的推移,市场会逐渐回归理性。
但是后续市场如何开发?能否真正提高新能源车的实用性和经济性才是真正的行业难题。

6.jpg

需要提醒的是,今年市场行情不好,很多企业寄希望于年底高峰,有行业人士认为,今年最后两个月会像往年一样出现市场高潮。

明年补贴将退出市场,按理说,今年年底,乃至明年过渡期、明年年底都会出现一波高潮。
但是需要注意的是,不管高潮是大是小,这都不是市场的真实反映。
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在已经开发的城市里,市场已经趋向饱和。除非打开新的市场,否则今年年底和明年补贴退出前出现的销量高峰,都和往年一样,是寅吃卯粮,在消耗后面的市场。
如果这样的话,库存车和低价车乱市的问题会继续存在。


“偶遇”沃特玛这样的狗血连续剧,可能还要再上演一两年。


---转自电车资源

中文版 English